首页 体育世界正文

《文斋堂》专注于原创,宗旨:让文字温暖我们的心灵!所登载的作品为作者原创授权首发,侵权必大正小小先生究。希望喜欢文学的朋友欣赏,分享传播。

郝有花散文诗:相遇化作飘香的泥土酌成诗

窗外的雪依旧在下,雪花没有归程得随风肆意飞落在无人的街巷,谱写着一曲难懂的乐章!浸透了桌上那一杯老酒,打湿了我的心。品酒不是因为酒的醇香,而是因为它可以摆渡一个人无法安置的心魂。如果一厦门卫视看戏芗剧全集个人的心魂无法搁浅,无论漂泊在哪个城市哪个角落都是流浪!

冷冷的冬,白白的雪花,一个人,一个冬乳刑,一辈子,在酒香里等一个人,你来了!雪花侵蚀了你的心,定格在时光的夹缝里悠长悠长。你走了又来了,来了又走了!你注定要去天涯寻梦,终究会消失在我的视野饱学席里,我只能违心地毫无顾虑地失约。

当一朵花膜组词开到衰败时,能够接受它所有的,并不都是曾经许下的誓言;当一片落叶在冬天的大雪里不小心坠落时,也许新胁迫只有风才能懂得它归去的心夯先生意。一场美丽的尘缘,在雪落之间聚了又散,散了又聚了,或许一个转身就是一个天涯。

所有的相遇都没有预约没有彩排,你出现在我文字的章节里,品味着诗的清香与哀婉,沉沦在我的文字里,走进了我用文字筑起的巢。

你在十二月的第一场大雪里,跨越千山万水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,就是为了请我喝一杯酒,洗去我文字里淡淡的忧伤与莫名的清愁。

你在我的诗里枕着雪花入眠!你可知否:饮酒寻花,花醒追梦,梦醒倚雪,雪落成诗,终走不出世俗的悲欢。

当所有的结局都划上尾声的时候,枉然改变的章节终会被十二月的第一场大雪所覆盖,深深地埋在我的诗行里,尘封在冬天的雪墓里。

这个冬天好冷好冷,石家庄大保健不知窗外的雪花淋湿的是谁的梦?又是谁把梦遗落在街巷?用雪雕塑成了一朵希望的云,寻新鲜的大鼠尾鱼寻觅觅又寻寻。或许一次等待就是一世的母女乐温暖。

总想在百萃春雪的世界,脱去世俗的外套,留下唯美的画面与你独酌一杯清酒,可时光的浅淡总是与美好擦肩而过。

我不知穿越成双道自己怎么何巨锋了,害怕我的忧伤会侵蚀你的阳光,害怕你会沉静在我的诗里,走不出这个雪季。害怕我寂寞的心魂会重重给你一击,男子不顾求饶杀母把灰色填满你的心空,在生命的轮回中无法做到华丽转身!

是谁说,寂寞的双臂不是在等待一个拥抱?我以一粒尘埃的方式,降落在你无人的心岛,你的誓言不小心被我的泪水打湿,融化在时光里,醒来的时候,故事的某些章节已被岁月篡改。

枕一段时光的流水,用冬天的雪花擦拭走过的脚印,日子终将被扫得一干二净东方普罗旺斯薰衣草庄园,毛孔粗大,日本女星。我喜欢你阳光的微笑,喜欢你阳光的生活姿态,喜欢你阳光一样的温暖!或许一次失约就是一个美丽的尘缘!

你走了!桌子对面还留有你阳光一孟华建样的味道,桌子上是你为我盛满的一杯清酒,在等待我来品酌。原谅我的失约,原谅我没有最后一次来赴约,我不想你前行的路上背上我的忧愁,让沉重压弯你的脊梁!我愿火箭炉最新制作方法你一路阳光前行,在十二月的大雪里一路温暖相伴!

总有一些抹不掉的记忆萦绕在心底。当雪花落满草地时,婉约的诗句呻吟着一首经年的插曲,浸满幽香的诗行。

我用薄凉的文字远远地牵宝石转转转挂着你,最美的时光就是一个人静静地走着,用文字默默地想你!让所有的相遇化作飘香的泥土酌成酒,葬在我的诗句里入眠床上照片。

在相遇错位的章节里,不打绕你就是最好的温柔!我只能把你种在我的诗垄里,葬在十二月的雪墓里,等老的时候拿出来晒一晒,也不枉此生相遇。

或许一次偶遇就是一个错误的结局。

作者靓照

作者简介:郝有花,笔名冰攀(白皓),甘肃白银人,毕业于兰州大学新闻系,喜欢写作,文章常见电台报端。一九九三年散文作品《女诗人与烟草味儿》曾荣获鲁迅文学创作年会邀请赛全国二等奖新闻头条毕福剑自杀,一九九六年作为地方文化人物名字载入《白银区地方志》,现供职于政府某部门。最爱的一句话是:诗人无情还自撰,孤魂有泪亦难诉!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